银河03

刚刚码了半个多钟的字没了!!!T_T

然而心塞的是,我并不是记得很清楚我刚刚兴之所致到底码了什么?T_T

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T_T


正文


直到上了大学以后,沈然才恍然觉悟,青春期的喜欢是会不自觉的粘着一个人,眼睛不自觉的跟随他的一举一动。

心理学上说,女性心目中存在一个理想型,我们称之为阿尼玛。

阿尼玛,并不是阿玛尼。

许是她频繁的回头在老师眼里看出了别样的味道,同学的眼光使她有了意识。她慢慢的不再回头找康彦无论是讨论还是聊天。

她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可她并不知道这就是喜欢啊。


一个月换一次座位,老班突发奇想要按月考排名来坐。她们四人,不,六人,终是要散了。

罗林的同桌,蒋啸,爸爸妈妈是学校里的老师,吃在学校住在学校,按说他该是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少年。可偏偏他不是。一言一行,总带着一股子痞气,还总爱开一些带颜色的玩笑。可怜她当时真的纯的像杯白开水,总是后知后觉才醒悟自己被调侃了。

她的英语不错,一次课上讨论,蒋啸和罗林相视莫名一笑,便道:沈然,你知道ML是什么意思吗?making____love…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傻乎乎的跟着一起笑,并没有多想这两个词凑在一起会是个什么意思,权当又是什么好笑的梗。

直到某一天,做着习题,make…她脑光一闪…OMG,天啊,她当时怎么笑的出来啊…崩溃的停笔埋头。心里恨恨的,臭蒋啸!


钟羽,沈然短暂的一个同桌。

关于钟羽,印象最深的是,刚分到和她同桌不久,沈然不知道帮她做了啥,钟羽开心的直接一把抱住她在她脸蛋上重重亲了一大口。她当时是楞的,觉得好像还没有到那么熟那么亲密的关系,可同时心里又是开心的,女孩纸这样是代表关系很好,她跟两个妹妹都没有这样过,同桌是喜欢她的。


后来,再后来,沈然分到一个男同桌。她俩儿月考成绩排名刚好一前一后。她们六人也没在过多交流,沈然也不再时刻关注康彦。就像一块磁铁,远离了他,她便不再受他吸引被他干扰。

男同桌姓覃,西早覃,单名一个添。覃添,长手长脚,篮球特别棒,弹跳能力更是绝,五官很大气。她知道这么多,全是室友给她科普的,这样的阳光大男孩,青春期里很容易吸引女生的目光,而沈然室友还不小心着了道,走进了名为暗恋的坑。室友是一个吃东西很像仓鼠啃东西的女孩,频率很快,可是很可爱。

中学的宿舍搬来搬去换了两三轮,和玉嫣关于暗恋的男生的讨论发生在校内只有两层楼的宿舍的小天台上。说是宿舍,更像是一个小小的院落,两层高,大门左右两侧是舍管的休息室和值班室。值班室的上面就是没有围栏的天台,而宿舍门前就是几个乒乓球台,周围种着一片相思贝。初中部的教学楼就在眼前。通常洗漱完毕,沈然和玉嫣就坐在天台低矮的围墙上,也不怕摔,开始她们的话题。月光很亮,她们有数不完的话题。覃添就是在无数个话题中被突然插进来的一个,玉嫣说,我有点喜欢他。

“沈然你有没有发现,他的头发发质好好,服服帖帖的,可是让人看着就感觉手感好好,很想摸摸他的头。”

“沈然,我跟你讲,他打球跳的超高,他的手指很长,手掌很大可以单手拿球”

“他挺害羞挺腼腆的,上次我们去他家玩…”

玉嫣滔滔不绝,沈然就静静的听,偶尔说说自己的看法。

玉嫣她是个漂亮并且会打扮的姑娘,性格活泼开朗,人缘极好,爱玩也爱学习。

亏得她恰好和覃添同桌,偶尔还可以给玉嫣透露一些小小的细节。

覃添通常碰到不会做的英语都会问沈然。

“同桌,这个怎么做?”

或者是用手中的笔轻轻点一点沈然,把试卷、习题册推到沈然面前,再指一指不会的题目。

沈然和覃添做同桌的时候是在第四组,沈然坐靠窗的位置,一次,覃添伸手想拉一拉沈然问问题,不料把沈然袖子扯的稍微有点偏,露出了肩带。沈然在诧异和惊吓中赶忙把衣服拉好。

沈然至今都还记得当时覃添立马红了脸,还倔着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那天晚上沈然回去和玉嫣讲时,两个人笑的东倒西歪,只觉得覃添莫名的可爱。







 
评论

© 因你而在 | Powered by LOFTER